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改革风险爲什么會被高估

2019-01-31 04:48:32

改革风险为什么会被高估?

    金融为经济服务,一定要把金融体制的改革作为金融服务的必要条件。而金融改革中,价格改革和产权改革是一体化的,应该融汇打通。

    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2015年陆家嘴金融论坛上作主旨演讲,以下为演讲实录:

    我们一边强调金融要为经济服务,同时又有金融市场化改革的问题,二者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。说金融为经济服务、为中小企业服务、为创新服务都没有错。问题是怎么做到?如何做好?金融体制如果不进一步改革就很难完成。

    比如给实体经济服务,到底是什么服务?是不是所有的实体经济融资都需要给它钱?是否要给一样多?还是只有中小企业要给钱?所以,如果没有金融体制自身的改革,如果没有市场化的汇率机制,我们虽然也在为实体经济服务,但出口导向很大程度是跟汇率联系起来的,很大程度上支持了高速度、支持了用工转移,所以也带来了过度依赖的弊端。

    遇到国际市场大起大落的时候,冲击波就影响到国内经济。汇率机制不灵活,就需要央行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因为中国的外汇放在这里没有其他主体来买,其他主体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就不是我们理想的汇率,所以就要央行起作用。基础货币大量出去以后,央行要维持货币环境的稳定,就要采取对冲的措施,包括极高的、法定的准备金率,这个问题是一连串的。如果汇率机制的改革,处在跟全球经济联系的经济体,所谓金融为经济服务很可能里面要打很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再看利率的问题,关于利率机制曾有过很多讨论,当时是为实体经济服务。我们看一下有没有金融的作用呢?是否经过了把关、筛选和甄别?那么多地方债务,这些都是储户的钱。这些就提醒我们注意,不能仅仅说金融为经济服务,一定要把金融体制的改革作为金融服务的必要条件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汇率、利率机制更大跨度的改革,我们良好的目标做起来,代价也是很大的。这是我想谈的点。

    第二,汇率、利率大的范畴就是价格改革,它实际上是金融产品的定价问题。价格改革和其他改革是什么关系?我觉得这个题目挺好,把资本项下、对外开放放到一起,因为没有资本项下、对外开放什么叫做汇率改革、什么叫做价格改革到位?

    这在中国改革的历史上一直在讨论,什么叫做价格改革、什么叫做产权改革。现在看来这些东西是不对立的、是一体的。你说什么是价格机制灵活呢?刚才李扬先生也讲到这个问题,就是市场主体有权出价、有权讨价还价,结果就是我们所说的价格机制。我手里的东西什么价格卖,你接还是不接,决定于整个供求关系,不是任何人设计,事先演算的,是很多主体争斗的结果,前提是这个主体要出来。

    金融改革可以说得非常复杂,因为专业性非常强,但本质很简单。本质就是中国所有人,他在中国创造的收入可以放到那里去呢?如果今天不花,要投资,可以放到那里呢?反过来市场上任何金融机构看到那里有一块钱,能不能把钱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价格机制、汇率、利率讲到底是财产的权利问题。我们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我们的家庭、企业,这种主体到底有权干什么事?这就是价格机制的本质。原来讨论价格改革还是产权改革,好像是两个改革,现在看来经过这么多年应该融汇打通,价格问题就是产权问题,离开财产权利的充分保护,特别是转让权、契约权,没有市场。

    这里就要讨论为什么要往这个方向改呢?我想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把这个事情解释清楚了。全球文化和技术进步,很多未来的事情是不知道的,今天还有一些事情是可以看得清,可以集中起来做的,但大量事情是看不见的,事先看不清的,那怎么对付呢?

    就要分权决策,让更多的主体消化不同的信息、做决定。你说让分权做决定,可能也出错的。你看我们股民是可能出错的,企业也可能出错,投资公司也可能出错的,那个私人老板都可能出错。但是分散决策错了对全体影响不大,分权主要是分到财产权,就有了制约权。你再胡来,本钱赔完就没了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把资源集中起来,是所有人的资源,纠错机制往往不如分权的纠错机制好。所以,我们国家到今天看得清的事情,就是还可以利用所谓的大国效应来做;但对未来看不清的事情,应该更多的利用分权机制。而所谓汇率、利率市场化,它是分权体制的一个表达,我想刚才李扬讲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我的第二点理解,汇率、利率和开放、准入,和其他产权制度的改革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第三,你看我们金融改革,很多问题讨论了几十年,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意见,就是做的时候很难、很慢、很不容易。我想是不是有这样的问题,我们对改革的风险估计偏高,对改革推进以后的收益估计偏低。这里还有一个误差,因为发言权大的是在现在就要负的。现在负,他就想一旦改了,出了问题要负,就很容易变成所谓改革的风险厌恶者,希望不要改得那么快。但改革推进以后对整个国民经济和社会经济受益,这个主体现在还没有上场。

    我们只有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以后,发现拖拖拉拉、走一步退一步的代价越来越大。你看我们经济增长速度是很高,拖泥带水的成本也不低啊,再看留下的问题,可能现在要从这个角度来看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,我也不敢讲汇率加快改革、利率加快改革就没有风险,但看来看去没有对付不了的风险。为什么我们开放就对付不了呢?会有风险,但积累了这么多的经验教训,中国也培养了这么多人,应该说,没有对付不了的风险。如果说现在再讨论,已经讨论了这么多年,现在说2020年前能不能把市场经济的体制基本落下来。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可能要表达这样的观点,如果有一种意见认为在进一步改革会有对付不了的危险。我的看法是,另外找一些能对付得了的人来搞!谢谢各位!

    (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新华立场。)

6米太阳能路灯厂家价格
乐清光伏自动重合闸厂家
苍南县烧纸炉公司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