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儿

小官大贪广东一科级干部贪贿2江西玉林杀人万

2019-02-03 08:42:0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  解剖两只“麻雀”:住建局长贪贿2700万元坐拥16套房产,反渎局长贪腐1.5亿元有的官员更是将手中的一支笔当成摇钱树、生财道,你要他”分权“也好,“下放”也罢,那不是动了他的“核心利益”,要了他的性命?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:封寿炎图片:曹立媛再解剖两只麻雀,这只,讲的是行政审批的“卡压”二字背后的一个“拿”字,是一路“不行”再三“摇头”后面的“钓鱼执法”——据这几天纪委方面表露,手持审批权的广东省雷州市住建局长罗某,“肆无忌惮地进行权利套现”,更时时“主动出击”,运用审批权利明目张胆地索贿。

  比如该市某房地产公司在竞得土地后向住建局申请报建,手续齐全啊,可是罗局长就是不签批,说是不符合要求。

  该公司经人点拨,向罗许诺给3万元“以示感谢”,罗仍不同意,要他“修改图纸”。

  该只有早衰的绝望公司将图纸修改后,再次拜门,将“感谢费”提高到5万,谁料罗局长连图纸也没看,就摇头谢绝,令其再改图纸。

  该公司第三次将图纸呈批,罗局长不耐烦了,说图纸“不美观”、通不过,要求该公司经办人员通知老板陈某亲自找他。

  陈老板无可奈何,只得求请罗局长吃饭,餐间罗明白提出该项目要通过审批,得给16万。

  陈老板只好将16万现金交上,因而报建手续很快“审批通过”……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介绍这个“案例”呢?由于这是一只“麻雀”、一个“典型”,至少对我来说,很有“认识价值”——过去一直有人说,行政审批中的“管卡压”,其实是一种“钓鱼执法”,不过是要好处、要“到位”罢了。

  而我却向来主张尽量以一点善意来看这个问题,弄“管卡压”,这也“不行”那也“不通过”的,或只是没有担当,推委塞责,或只是不懂市场,不懂新经济,所以“不放心”,一看见新事物就先一棍子打死,总之只是一点官僚主义,一种衙门风格而已,有的乃至还是“担当”过度、过分“负责”,什么都不放手,那样一种“出于公心”呢!但从罗局长这只“麻雀”,却足以看出事情并不那末“简单”,也其实不那样“善意”——确有这样的官员,利用手中的审批权利寻租甚至设租,借以敲诈勒索,直接间接地索要“进贡”。

  行政审批改革在有的层面有些地方,为什么阻力这样大,软磨硬弹会这么顽强?因为有的部门,将审批权限当做了自己的“1亩三分地”,谁也碰不得,谁也减不了,有的官员,更是将手中的一支是对自我内心的一种自信和把握笔当做摇钱树、生财道

小官大贪广东一科级干部贪贿2江西玉林杀人万

,你要他“分权”也好,“下放”也罢,那不是动了他的“核心利益”要了他的性命?比如这个罗局长,小小一个正科级,为什么可以贪贿2700万,为什么存折上只有3万人民币暗中却可以置买16套房产?由于这个看似“清廉”一身“正气”总是“不行”的住建局长,手中有一个生杀予夺的“审批权”啊!近日还有一只肥硕的“麻雀”,更是不宜略过。

  广东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原局长杜某,落马1查,竟贪腐1.5亿元,“在十八大后落马的广东官员中,贪贿额22.慢慢的才知道,很多人无法理解男女之间的朋友关系,在一起就一定是恋人,不是恋人就一定不能在一起,名列前茅”。

  反渎局既属明镜高悬的反腐机构,又是“没什么花头”的清水衙门,杜局长怎么可以贪贿过亿——原来凡在他权力范围内的案件,杜局长先把涉案人员“置于死地”,先要你万劫不复。

  你着急吧

迪庆藏族保健护具生产厂家
供应出口设备包装箱
通用电气酒精检测仪加盟代理
分享到: